白雉

死灰复燃的时候就决定了宁愿最后重蹈覆辙也要享受那个人的温暖,最后结果如何,其实心里早就有数,可是真的舍不得的话,相拥一晚也好过后悔一辈子

都说戏子无情,怎知许是戏子演绎太多真情,见过太多离合悲欢,不愿一腔真情错付罢了,都说戏子无情,却不知他是至情至性,台上花开又一季,台下风雨几时起,就算台下风雨肆意,也要唱完这台戏。

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吧 躺在夜里 却怎么也睡不着 会有许多许多的画面在自己的脑海里 曾经的你 曾经的我 曾经的我们 或悲或喜 或忧或痛 很多人 不是你想一直陪伴就真的能一直陪伴着 很多事 不是你想怎么样就真的怎么样 你无能为力 什么时过境迁 物是人非都可以成为很好的理由.


年少不听李宗盛,听懂已是不惑年。人生未到不惑年,而立已是不惑心。初听不识曲终意,再听已是曲中人,曲中人知曲中意,曲中意送意中人。

隔着人群远远看到你 就想啊 以前这个人和我这么好 现在不是了 翻相册看到前段时间的图片 就想啊 以前这个人喜欢我那么多年 最后却一直在骗我让我难过


那些热爱又炽热的东西已经慢慢被同化了
总要为自己开脱勉强的事情就不要去做了
去做那些让你开心的事就因为这些
慢慢停下来慢慢懒惰慢慢不记得为什么出发
持有幻想与侥幸做着白日梦
合理期待适当生长已经不太对了
应该要对每一件原本要做的事不遗余力
希望我们都好在未来

人生就是一列开往生命终点的列车,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口,没有一个人可以至始至终陪着你走完,你会看到来来往往、上上下下的人。如果幸运,会有人陪你走过一段,当这个人要下车的时候,即使不舍,也该心存感激,然后挥手道别,因为,说不定下一站会有另外一个人会陪你走的更远。——《千与千寻》

好的歌只会在无意间听到
可人们会贪心将其循环
直到有一天厌烦了 便丢弃在一边
仔细想想遇到的人不也是如此

有几次我满怀热情 你却心不在焉
后来你想像我吐露心声 我也视而不见了
这段关系是我们一起搞砸的 谁都难辞其咎

若逢新雪初霁,满月当空,下面平铺着皓影,上面流转着亮银,而你带笑地向我走来,月色和雪色之间,你是第三种绝色。
——余光中《绝色》